紀念我的爺爺曾盛興

我親愛的爺爺曾盛興在民國107年2月4日凌晨因為寒流來襲與世長辭,享壽95歲,而我決定撰文以紀念和回顧爺爺的一生.

記得從小時候起就常聽聞父母提到自己兩歲前是由爺爺奶奶照顧提拔,說實話雖然長輩提過許多趣聞(如在菜市場買菜時跑著讓爺爺追;或是理頭髮報一半突然不願意理,死拖活賴的頂著半張頭回家),我幼年都只有對爺爺的模糊感覺.爺爺有溫和脾氣是我一貫的印象,長大之後才知道,這種正宗黃埔軍人要有如此性情相當不容易,能不把部隊習慣帶回家中把家人當兵管,說明了我爺爺確實有顆敦厚溫和的心、和自由開放的胸襟,這種生活的潛移默化和薰陶讓在我爸爸身上有明顯的體現.我和爺爺大部分的記憶和對話都是在國小高年級到國中畢業前建立的,在此之前是生活的陪伴沒有想深入理解的意圖;在這之後爺爺的身體經歷癌症後痊癒、又在家中跌倒而送醫後身體轉差(在此真的很感慨,癌症、跌倒和寒流都讓我爺爺碰上了),也不容易再進行深度的回憶與交流,回歸到之前的陪伴互動.在黃金窗口的五年中,原本是因為學校作業而產生了訪問爺爺、像是口述歷史和個人回憶的報告.不果我很快發現爺爺這種度過大江大海大時代的人物雖不多、如同古井不波,但是人生經歷與波折卻是在心中身深不見底,等待人去詢問發覺.(奶奶和爸爸都知道許多爺爺的往事,但是因為不問不說的習慣,爺爺早年退役前的經歷反而是我探詢最多),仍舊懷念當時邊聽爺爺講當兵時期剿匪(被匪剿)的故事、祖孫二人邊在操場散步邊在聊天閒談人生往事的回憶,仍記得當時80多歲的爺爺走一兩個小時都毫無問題的體能.
S__2318345

爺爺照顧年幼的我

IMG_1880

爺爺的黃埔學生證

IMG_4555

爺爺年輕時的戎裝照

曾盛興,廣東蕉嶺梅縣客家人(母語為廣東話、客家話),生於民國十三年11月18日(根據爺爺的說法,他是在身分證謊報自己的年齡,把年紀壓年輕兩歲為了順利入學,所以他應該是民國十一年生),民國三十年入學黃埔軍校第三分校(江西分校)就讀第十八期軍官學校,並於民國三十三年五月畢業;他於黃埔畢業後立刻從民國三十三年八月到十月參加了衡陽會戰,為二戰後期慘烈的城市保衛戰(此會戰是著名抵抗日本一號作戰的一環,也是其中少數國軍付出巨大代價勝利的戰役),根據維基資料我爺爺所屬部隊六十三軍並不是主力,應該是側翼或戰場清理;打完抗戰接下來便參加了國共內戰,爺爺曾參與平津會戰、廉江戰役(廣東保衛戰)、海南島保衛戰.他於平津會戰時先駐守天津,後來轉往塘沽並坐船前往青島南下,畢竟爺爺不會被蔣中正用飛機運到青島(我爺爺是小兵不是胡適),他描述當時:撤退沿路上都有黃金和珠寶掉在地上、路邊也都有死屍,但是沒有人敢停下來撿錢,怕一停下來便被共軍追上.接下來自然是民國三十八年底廣東保衛戰,和隔年的海南島保衛戰也是一路被共剿,最後能有一條命於民國三十九年渡海來台對他來說已經是萬幸了!老兵來台後當然不是立刻退伍,他不斷的受訓進修又於民國四十七年參與八二三炮戰,沒有受傷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他駐守金門時長官是胡璉將軍、身分是少校參謀,最後於民國五十四年退伍.
IMG_2706

四龍曾徽

爺爺的前半生想要報效國家、投身軍旅戎馬一生,身為大時代中的小人物,屢次度過戰亂最終安然抵達台灣真是不容易(畢竟我爺爺的哥哥就死於二戰的日軍之手),雖然當兵當了二十多年才只有少校退伍(許多為黃埔嫡系、參加過抗戰內戰等大小戰役的同學都是到將級才退伍),不過這不影響爺爺的後半生過得平和寧靜,他在住進眷村後想辦法養育整個家庭,首先是先開設鞋子工廠(想趕上加工出口區的風潮)、後來從商業轉向服務業成為計程車司機(早年的高級服務業),於開放探親後回到老家造橋鋪路、迎回祖譜和族徽,並在我出生前約70歲時退休.

 

爺爺是個和藹可親的老實人,在和強勢奶奶的互動中總是讓著奶奶,奶奶也總是說爺爺是老好人沒有逢迎拍馬,才沒有當上將軍就退伍.而爺爺到了晚年身體還好時總是笑口常開讓我頗有印象.因為我是由他帶大的孫輩,或許他因此和我非常親、和有所期待,相信我的建中台大經歷沒有讓他失望(我爸是成功交大),他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他在跌倒送醫後我們全家去探訪,看到我出現、他居然老淚縱橫久久不能自己(他看到我後哭出來連旁邊的醫護人員都鼻酸),我內心非常震懾震撼.在與衰老病痛的身軀奮鬥後,終究還是離開了這世界,我便決定要把爺爺的故事與大家分享,希望他即使在逝去安息後,仍能永存於眾人的心中.
R.I.P 曾盛興 1924/11/18~2018/2/4
 爺爺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