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紀錄與思考

從自由意志主義談加密貨幣

身為雙主修過經濟系的死硬派自由意志主義者,於踏入幣圈兩年多之後就一直想寫篇文章談兩個領域的交會,既然這個月(股市)幣圈都大震盪,那就是時候讓我來分享點比較有趣的故事緩和大家的心情XD本文是我身為自由意志主義者對加密貨幣(DLT去中心化帳本)的看法和想像(科技賦予了政治經濟學方案實踐的可能),簡單來說:加密貨幣繼承了網路、和自由意志主義一樣反對強制力的武斷、並且追求開放多元的社群與自由無管制的市場.兩者在意識形態上是天然盟友.可以從中本聰的當初與他人的電郵往返就看得出來

It’s very attractive to the libertarian viewpoint if we can explain it properly. I’m better with code than with words though. ~Satoshi Nakamoto

文章開始前先依照慣例:歡迎大家分享、轉發、留言、拍手讚賞(甚至捐款)XD Continue reading…

量子威脅時間軸: GRI智庫報告解析

去年年底在量子霸權實驗正式發表塵埃落定後,我偶然在網路上找到了這份有意思的量子威脅時間軸報告,花了一兩天讀完之後更是下定決心要把這40多頁的優質報告濃縮摘要後介紹給大家,畢竟這年頭要看到量子計算的專業論文、或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唬爛言論都不困難,不過要看到具有參考性的宏觀專業報告就難上加難,而這篇報告以業界至智庫深度訪談學界大頭的形式,讓大家都能在正確觀念的前提下看懂誠屬不易,我自己都在閱讀的過程中獲得不少洞見.然後這份報告分成簡易版和完整版,簡易版就是完整版的summary,我會帶深入完整版的眉角.

總而言之,希望大家在看完之後本文有所獲得,能在這輪量子hype過程中保持樂觀和冷靜,喜歡本文的話請分享留言和讚賞/捐款吧,你的行動就是對我的支持與肯定:)

Screen Shot 2020-02-10 at 20.41.38

TL;DR 封面圖片是本報告(本圖)總結,目前學界大頭共識是15年後就有50%以上機會產生足以破解現行RSA2048金鑰之量子電腦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提升網路隱私與安全:工具紀錄與推薦

在史諾登的『永久檔案』出版之前,我就已經對於提升網路隱私和安全很有興趣,在看到本書出版後、回去查相關的資料更決心要實踐改善自己的隱私安全.話說自己在大學時期看完人類大命運、奇點鄰近之類的未來學書籍後,對這個世界的整體受資訊科技提升變好非常樂觀,但是對於資訊科技的黑暗面倒是沒有思考太多,沒有深思「資訊就是21世紀的石油」這句話代表著各種個人/組織也都會想攫取更多的資料.稍加研究就會現在我們站在監視國家主義/資本主義的開端,但即使無法完全把網路足跡消除(我是很難想像那有多難),我們至少可以在核心的幾個面向上提升隱私與自主、不讓自己毫無忌諱赤身裸體的在數位世界留下痕跡.(我很大一部分的努力可以說就是戒除Google家族的服務)
以下就是我自己實踐的工具紀錄,挑產品的原則是絕對都有提供免費版本(可能有付費版),如果喜歡的話請留言轉發和拍手讚賞吧,也希望大家分享相關的工具大家一起多多交流;)

Continue reading…

Google Quantum AI Lab演講小紀錄

因為CQT有位希臘教授Dimitris和Google 是深度合作夥伴(被Google頒獎感謝的等級),所以每隔幾個月總是可以聽到Google有人來談近況更新(我的白俄老闆是Dzmitry,別搞混了XD)
而上週Google 派了沒有物理背景的資料科學家來談量子計算,很有Google風格.這場演講除了不可避免提到前陣子的量子霸權實驗外(及其產生可受檢驗的亂數應用),主要是要強調他們自家的量子計算library 「Cirq」(來和IBM/Microsoft打對台),同時回顧了Google投入量子計算的歷史:從跟DWAVE買機器測試(2013)、到自己買下UCSB的實驗室(2014)、提出量子霸權的理論(2016)、22顆量子位元的量子計算機(2017)、python套件:Cirq (2018)、53量子位元的量子霸權實驗(2019).
在歷史和願景之外,Google也強調他們對於NISQ時代(有噪音的中等量子電腦)應用非常樂觀,應該在5-10年就會有些應用量子機器學習中VQE(variational quantum eignsolver)的具體最佳化問題、或是量子化學的催化劑與中型分子模擬問題.
冷知識:Google把他們的硬體實驗室放在UCSB;理論演算法的組放在UCLA;雲端伺服器(明年某個時候會上線)放在西雅圖.為了確保如果理論組連得上雲端、雲端連得上後端才做出這樣的設計(笑
除此之外我才知道原來Google有發獎學金給PhD,除了計算機相關的機器學習外、居然還有人機介面與量子計算,感覺能申請到的應該都是神人(拜
IMG_3216.JPG

Google與量子邂逅的極簡史

 

論量子掏金熱

Cover photo credit: Xanadu Quantum Technologies Inc.
我透過Natur同名文章回顧了這個開始不到五年的量子科技掏金潮:在私人資金流入與新創大量募資的背景下,Nature文章分析不同分支的量子科技在不同地區國家的發展,整體樂觀的同時隱隱著警示量子冬天可能會和人工智慧冬天一樣出現(畢竟掏金眾人總是得掏出不少沙).而我原則上不會(也無需)說太多樂觀的故事,畢竟現在這領域正在hype起飛階段這種文章很多,而會著重在文章提到的泡沫.

Continue reading…

論Google 量子霸權實驗(Quantum Supermacy)

[cover photo source: NASA/TP-2019-220319 Quantum Supremacy Using a Programmable Superconducting Processor, Google AI Quantum and collaborators]
上週NASA外洩了Google量子霸權的實驗論文後,我開始瘋狂被相關的中英文消息洗版(甚至有人來私訊問評論lol),就花了些時間把論文找來看看到底有什麼有趣的細節(這年頭上網之後又說被撤下的東西通常還是找得到的,我文章中有連結).希望大家看了會獲得一些收穫,喜歡的話歡迎大家分享、留言、並且幫我拍手給個讚賞了.

Continue reading…

從SWAP Test 漫談量子資訊與量子機器學習

如何比較兩個量子態是否相同?

從資訊的角度來思考量子物理會發現很多有趣的現象(即使我們先撇開詮釋的部分).首先我們知道量子力學世界裡,波動方程式要求資訊是守恆的、意思是所有連續平滑的物理系統演化都是可逆的Unitary operation(光是說到這就已經有霍金輻射引起的「黑洞資訊悖論」,幽微的問題非常多),如果有人能從宏觀掌握整個宇宙波函數,那未來和過去的可能性便盡收眼底.可惜這世界沒有這麼單純,麻煩的是我們實驗上總是沒有看到波函數疊加態(如電子被測量時不是自旋上就是自旋下),不論是哥本哈根詮釋的波函數「塌陷」還是多世界詮釋下的去相干,有個過程使得我們只能讀到波函數的本徵態.這意味著當我們要從波函數提取資訊時就會摧毀它(至少在局部的觀點上),當然透過類似「量子擦除實驗」的例子我們可以透過放棄提取資訊重新看到干涉條紋(疊加態的特徵).

Continue reading…

量子計算新霸主:Honeywell

前陣子看到Honeywell 要用Yb171離子井做量子電腦時,我只是既驚訝又欣慰:驚訝的是有製造業、而非矽谷科技業來投入量子計算的競賽(後來發現他是軍工複合體,所以就沒有那麼驚訝),欣慰的是Honeywell 採用的是目前較少企業採用的離子井技術來做量子計算、而非超導體量子位元。說實話,我當時完全不認為他們能夠做到多好,因為除了一篇新聞稿外沒有更多的資訊,沒有論文發表、春天DAMOP海報也沒有過人數字或實驗細節,想說他們實驗應該還在起步,即使能做到匹敵學界一流、也難以和Yb離子祖師爺Christopher Monroe的新創公司IonQ競爭。 Continue reading…

Elon and Neuralink

相信大家都有關注腦機介面新創Neuralink之新聞,在此我向推薦著名長文網誌Wait But Why(非常非常長),其代表作中除了超人類主義外那篇AI經典外,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篇Elon and Neuralink
對於人類要能夠突破文字和口語的緩慢低效交流,腦機介面是必要的(如同WBW文章所說:矽晶片速度>>個人思考>閱讀>對話>寫字),引用Michio Kaku在 Future of MInd 所說

未來世界看當代的訊息沒有辦法附加情緒和感受、就彷彿我們看過去只能用文字

我們將從分享情緒走向腦際網路、然後從腦際網路走向意識上傳、最終從意識上傳走向更高的存在(Ray Kurzweil「當人類超越生物學」),而打破所有介面的腦機介面將是這一切極為重要的核心科技,在我來看和可編程物質的奈米機器人和強人工智慧並列.

Continue reading…

不確定性原理觀察與QCAMP~6/30

本月實驗進展和生活故事基本上都集中在下半個月,因為六月第一週兩個博後都不在新加坡(super postdoc Gleb這次有順利拿到美國簽證去開會可喜可賀);第二週則是兩個博後對功率已經增加的laser調整lens、讓laser更加聚焦;第三週有一定的心力放在CQT高中生營隊QCAMP上,不過實驗逐漸恢復正常;而終於在本週看到意料之外的high fidelity 🙂  實驗室總是充滿各種問題和謎團待解決、這就是在擴展人類知識邊界的氛圍吧.不過生活中認識新朋友、巧遇舊朋友就是純然的快樂,尤其是能夠認真對談share idea的人總是相見恨晚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