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ap實驗進展與Jaren答辯成功~10/8

又到了更新生活近況的時候,本次也是累積了超過一個月才生出這篇生活記事統整,想說生活既然沒那麼有趣就累積多點東西好一次寫完,與其沒什麼內容硬要寫篇文章,不如把那些時間先去寫點別的東西(笑,只要有不停筆耕我相信這個部落格就會持續成長的:)

學術與實驗室

物理實驗的推進速度總是有限,(至少在原子分子光子這子領域)實驗一年能夠有篇好文章就不容易了,所以組上去年11月的實驗文章終於在今年八月底上了arxiv實在是讓人開心,希望最後真會到PRL.新實驗室方面我們完成了swap test overlap measurement(之前談我有這實驗的網誌) ,彌補了之前系統無法執行完整SWAP的遺憾:簡單來說之前的SWAP附帶著個多餘的phase,我們現必須用另外的步驟把他給抵消.這兩個月實驗過程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艱辛和非常智障的錯誤.

Continue reading…

論Google 量子霸權實驗(Quantum Supermacy)

[cover photo source: NASA/TP-2019-220319 Quantum Supremacy Using a Programmable Superconducting Processor, Google AI Quantum and collaborators]
上週NASA外洩了Google量子霸權的實驗論文後,我開始瘋狂被相關的中英文消息洗版(甚至有人來私訊問評論lol),就花了些時間把論文找來看看到底有什麼有趣的細節(這年頭上網之後又說被撤下的東西通常還是找得到的,我文章中有連結).希望大家看了會獲得一些收穫,喜歡的話歡迎大家分享、留言、並且幫我拍手給個讚賞了.

Continue reading…

從SWAP Test 漫談量子資訊與量子機器學習

如何比較兩個量子態是否相同?

從資訊的角度來思考量子物理會發現很多有趣的現象(即使我們先撇開詮釋的部分).首先我們知道量子力學世界裡,波動方程式要求資訊是守恆的、意思是所有連續平滑的物理系統演化都是可逆的Unitary operation(光是說到這就已經有霍金輻射引起的「黑洞資訊悖論」,幽微的問題非常多),如果有人能從宏觀掌握整個宇宙波函數,那未來和過去的可能性便盡收眼底.可惜這世界沒有這麼單純,麻煩的是我們實驗上總是沒有看到波函數疊加態(如電子被測量時不是自旋上就是自旋下),不論是哥本哈根詮釋的波函數「塌陷」還是多世界詮釋下的去相干,有個過程使得我們只能讀到波函數的本徵態.這意味著當我們要從波函數提取資訊時就會摧毀它(至少在局部的觀點上),當然透過類似「量子擦除實驗」的例子我們可以透過放棄提取資訊重新看到干涉條紋(疊加態的特徵).

Continue reading…

暑期記事:環球之旅

我曾在WBW(Wait Buy Why)看過:不論再精彩的人生每天都還是個色彩單調的pixel,唯有將尺度拉大才會看到其中波瀾壯闊的美麗,這或許是現階段做生活記事最好的解釋.不過還是得坦承標題有點誤導,雖然自己確實是環繞了地球一周(哈,不過我這兩個月的旅程其實就是新加坡往西飛到杜拜轉機、在美國東岸開會和旅遊、往西飛回台灣和親朋好友聚餐、最後再飛回新加坡.想想兩個月才生出一篇的生活記事用吸睛的標題也蠻合理的,請大家包容了XD接下來就讓記錄自己這兩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生活消費tips整理

cover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我在星國生活超過一年半雖稱不上久、不過自己在生活中也累積了一些消費心得,希望可以幫到正在(或是以後)到新加坡生活的讀者朋友,當然也期待與大家能夠多交流找到生活中各種省錢的方法,請不吝惜賜教我會更新本篇文章,如果您覺得有所幫助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拍手五次吧:)

Continue reading…

量子計算新霸主:Honeywell

前陣子看到Honeywell 要用Yb171離子井做量子電腦時,我只是既驚訝又欣慰:驚訝的是有製造業、而非矽谷科技業來投入量子計算的競賽(後來發現他是軍工複合體,所以就沒有那麼驚訝),欣慰的是Honeywell 採用的是目前較少企業採用的離子井技術來做量子計算、而非超導體量子位元。說實話,我當時完全不認為他們能夠做到多好,因為除了一篇新聞稿外沒有更多的資訊,沒有論文發表、春天DAMOP海報也沒有過人數字或實驗細節,想說他們實驗應該還在起步,即使能做到匹敵學界一流、也難以和Yb離子祖師爺Christopher Monroe的新創公司IonQ競爭。 Continue reading…

Elon and Neuralink

相信大家都有關注腦機介面新創Neuralink之新聞,在此我向推薦著名長文網誌Wait But Why(非常非常長),其代表作中除了超人類主義外那篇AI經典外,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篇Elon and Neuralink
對於人類要能夠突破文字和口語的緩慢低效交流,腦機介面是必要的(如同WBW文章所說:矽晶片速度>>個人思考>閱讀>對話>寫字),引用Michio Kaku在 Future of MInd 所說

未來世界看當代的訊息沒有辦法附加情緒和感受、就彷彿我們看過去只能用文字

我們將從分享情緒走向腦際網路、然後從腦際網路走向意識上傳、最終從意識上傳走向更高的存在(Ray Kurzweil「當人類超越生物學」),而打破所有介面的腦機介面將是這一切極為重要的核心科技,在我來看和可編程物質的奈米機器人和強人工智慧並列.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幫老闆Dzmitry 慶生小故事

因為這對話實在太有趣所以我覺得值得完整紀錄讓大家體會並笑笑XD
本週五下午在我給完老闆生日卡片、唱完生日快樂歌吹熄蠟燭吃蛋糕後,我好奇問老闆在他家鄉白俄羅斯是否有生日許願的習慣,他說他們吃完蛋糕後都是開始喝酒XD 然後俄國博後再補充老闆的意思是先喝到醉再許願,許完也剛好忘掉(笑
接下來我就開始好奇老闆是否記得他第一次喝酒是什麼時候? Dzmitry 他的回答很經典,說斯拉夫人是同時學會走路、抽煙和喝酒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多小就喝了),並且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他自己在7歲的時候聽說了伏特加這種酒好像很有名很好喝就和媽媽說,他媽二話不說倒了一杯伏特加來給他喝,結果因為覺得不好喝他直到中學才重新開始喝伏特加(中間都是在喝啤酒吧我猜)
最後一段對話是老闆分享他在念PhD之前在韓國當軟體工程師的(喝酒)經驗,他說東方人確實比較會喝醉(臉紅會醉倒且不省人事),不過韓國男生和女生是一樣會喝的。另外韓國人的酒量因為應酬文化和公司職務成正比,某天公司 CEO突然想要挑戰酒量就下班帶著職員們去喝酒,即使Dzmitry 提到燒酒比伏特加弱,他還是很驚訝那CEO能夠和其他斯拉夫人喝到最後拼酒量,果然平常的應酬功力不可小看(其他韓國本地職員都已經躺下了….

不確定性原理觀察與QCAMP~6/30

本月實驗進展和生活故事基本上都集中在下半個月,因為六月第一週兩個博後都不在新加坡(super postdoc Gleb這次有順利拿到美國簽證去開會可喜可賀);第二週則是兩個博後對功率已經增加的laser調整lens、讓laser更加聚焦;第三週有一定的心力放在CQT高中生營隊QCAMP上,不過實驗逐漸恢復正常;而終於在本週看到意料之外的high fidelity 🙂  實驗室總是充滿各種問題和謎團待解決、這就是在擴展人類知識邊界的氛圍吧.不過生活中認識新朋友、巧遇舊朋友就是純然的快樂,尤其是能夠認真對談share idea的人總是相見恨晚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