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心得】加密貨幣的政治與經濟

感謝真文化,讓我能閱讀這WIRED 出品的好書,即使輕薄不到兩百頁一天能看完,就可以獲得加密貨幣領域不同時代的思想脈動(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絕非戲言),多數的文章都會以技術或是投資層面來切入DLT(去中心帳本)革命,不過事在人為,加密貨幣絕不僅僅只是依賴數學和密碼學黑魔法而存在,我們需要了解社群眾人的想法,才能知道不同專案的文化是如何形塑和定型、共識是如何建立、分裂與演化.

PS 歡迎大家去閱讀我兩年前寫自由意志主義與加密貨幣的文章

序章:比特幣(自由)

加密貨幣的起源(比特幣)就是個政治經濟運動,即使至今多數人們持有比特幣就是為了投資/投機發大財,仍舊無法抹滅其濃厚的「密碼龐克」根基,數位科技+自由意志主義=密碼龐克,密碼龐克希望可以透過科技的力量掙脫物理世界中政府的暴政,讓匿名個人建立的自發秩序可以在數位世界自由蓬勃發展(某個意義上是科幻無政府烏托邦),不過密碼龐克1990年代孕育出了PGP之後,還面臨著匿名電子貨幣的挑戰(即使是現金也不夠匿名和穩定),如何匿名且去中心化的解決double spending 確實是艱鉅的挑戰,直到中本聰提出比特幣白皮書.

看到這裡,我們已經完全感受到Peter Thiel (自由意志主義者)談「加密貨幣是自由意志主義(向右)、人工智慧是共產主義(向左)」,密碼龐克運動的政治經濟面可以不加修飾的直接使用海耶克(支持私有貨幣)、羅斯巴德(納稅及是盜竊)等奧派經濟學家的名言,比特幣白皮書是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下誕生.

我認為中本聰就是比特幣的神,其它DLT專案最多只有神童,中本聰帶著比特幣白皮書降世、就彷彿是賦予世間永恆的律法,然後再神秘消失.Nakamoto consensus 精妙至極巧奪天工,最長鏈獲勝原則簡單清晰(技術細節我就不多說了).接下來就是2010 比特幣Pizza、2011 維基解密事件、2011大量fork專案出現(包含萊特幣)、到2013年暗網絲路被破獲等.這段歲月構成了幣圈的第一個週期,比特幣是絕對王者的週期.章節末端除了提到比特幣不夠隱私(門羅就是隱私)、POW 的環保議題外,最主要的就是2017 Roger Ver(比特幣耶穌)加上比特大陸 對決 隔離見證與Bitcoin Core 的擴容之爭,比特幣究竟是日常能使用的電子現金還是永恆不變的數位黃金?五年之後,我們可以看出BCH(比特幣現金)已經日薄西山,比特幣社群選擇固化經典協議而非直接擴容,數位現金的夢已經成為往事、數位黃金成為了社群共識(可以說原教旨成功放逐改革派).

次章:以太坊(治理)

比特幣雖然可以透過染色幣的形式獲得一些應用,不過其架構無法輕易的負擔大量的去中心化應用Dapp(畢竟比特幣的功能更像是Execel 表格、而不是通用電腦),Vitalik (當代哲人)提出以太坊白皮書就是為了釋放區塊鏈的應用潛能, 世界電腦所運行的智能合約彷彿威力無窮(ICO 和DeFi 就下個章節談). 這章節讓我印象深刻的有 Gavin Wood(以太黃皮書作者、波卡創辦人)提到WEB3 是受到史諾登啟發讓我大感共鳴,也覺得智能合約不應該用「無需信任」來形容、更應該用「無關信任」,畢竟數學與程式碼是無關乎信任(就像我不會認為天體運動遵守物理定律是「無需信任」、而是「無關信任」).

THE DAO分岔(代碼真是律法?):智能合約無關乎信任基於數學就不需要治理升級嗎? 以太坊初期階段最大的靈魂拷問就是THE DAO Hack,2013年開始醞釀、到2016年正式上線的THE DAO(去中心化自治實體),是希望可以用程式法取代法律讓眾人可以合資投資建立事業,不過很戲劇性地其智能合約有洞讓駭客成功竊取極為大量的ETH(流通量的>10%),是否需要硬分岔回滾就成為核心問題,如果以字面意義上解釋代碼即律法(也就是程式碼沒有意志、就是計算執行),那麼硬分岔可以說是對DLT的褻瀆,僅僅因為應用層的失誤就回滾整條鏈讓許多人難以接受.不過當時以太坊仍舊處於強褓之中、而且Vitalik 和Gavin Wood 都已經將名聲壓在THE DAO 之上,如果放手讓大量社群投資人在旗艦項目獲得虧損,那麼整條鏈恐怕也是來日無多.最終,以太坊基金會、以太坊社群聯手以太坊礦工將區塊鏈回滾,而堅持「薩博定律」(除非因為技術理由、不擇不應該進行協議升級)的代碼即律法基本教義派就維持了沒有回滾THE DAO Hack 的ETC(以太經典).過了五年後回首,以太坊在Vitalik 與以太基金會的帶領下,成功擊敗以太經典(以太經典還一直被51% 真慘),靈活治理與協議升級是以太社群的選擇(幣圈歷史第二章就是改革派碾壓原教旨主義).

我個人雖然沒有經過上述兩章的幣圈初期歷史,不過會說比特幣的王者地位後見之明是可能持續一統江湖(像2013之前),也就是如果BTC 選擇擴容且增加圖靈完備的腳本功能.但或許世界本來就應該是多鏈的,我們需要科技固化更像社會運動的比特幣、也需要更能靈活創造應用的以太坊.2013-2017 的論述仍舊可以說是BTC VS ALTS(比特幣與其他競爭幣),不過2017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第三章:ICO(泡沫)

2017 ICO 狂潮就是人人都能當風險投資人的時代:透過撰寫白皮書、架設官網、販賣夢想,彷彿山能ICO、海能ICO、萬事萬物都能ICO,而當時穩定幣仍舊尚未風行,收ETH 的ICO 專案就直接推升了ETH價格(當年一年100的ETH 讓人印象深刻).不過這種去中心化沒有監管的金融活動也就自然詐騙橫行(例如著名的維卡幣),除了極少數任開發的團隊外,多數ICO 項目都在泡沫破裂後漫長的2018-2020消失(例外就是書中有提到的Gnosis 和Brave).值得一提的是2017.6-2018.6 連續募資一整年的「以太殺手」EOS 更是創下了當時的紀錄,募資4.2B 美元(不過即使這條區塊鏈至今仍舊在運作開發速度大幅減緩、生態系也未成長茁壯,後來BM 離開EOS 和Block One 裝死都讓這種高速鏈策略飽受質疑,直到Multicoin capitcal 透過投資Solana 成功才讓高速鏈路徑起死回生.)

監管開始於2018年跟上ICO 風潮的腳步後,物理世界的法律終於還是開始對數位世界產生震懾效果,項目方開始把自己家的代幣包裝成實用代幣而非證券(同時還是禁止美國人購買),不過ICO募資泡沫已經破裂、BTC 與BCH 的纏鬥更是讓雙方都元氣大傷,漫長的熊市已經來臨,即使有STO 或IEO 這種新代幣發行方式也是於事無補.

我自己是2017Q3 時入圈,當時是邊挖ETH 、邊買ETH 看價格往上飛,不過我沒把這些ETH拿去換任何的ICO項目(雖然聽了不少看了不少),最後這些ETH通通變成IOTA (笑.然後我會說,即使以太坊在2017年主要圍繞去中心化募資(ICO)這個場景,也因為沒有落地後變成泡沫最後邁向熊市,世界電腦已經替下一輪的崛起奠定堅實基礎.(2018 年以後智能合約鏈成為開發主流,而BTC獲得金融資產屬性)

第四章:穩定幣與金融(DEFI)

漫長的加密寒冬中,比特幣的宗教屬性讓人們願意鑽石手死HOLD不放、同時以太坊的開發者正在慢慢嘗試DeFi 這個新奇的板塊(MakerDao 和Uniswap 都已經上線),Money Lego 這個概念開始逐步萌芽(除了轉帳和募資之外,人們開始進行在鏈上交易、借貸等金融活動),不過整個加密寒冬中最重要的創新是穩定幣的崛起.在ICO 泡沫與之前,加密貨幣的定價對象是BTC /ETH 而非法幣,即使這兩大加密貨幣具有價值儲存的功能,他們絕對沒有日常等級的價格穩定性,價格波動對於大規模採用是巨大的阻礙,USDT 這個始組穩定幣登場後開始解決上述問題,讓加密貨幣更可以被普通人用於支付和機構用於跨境匯兌工具(即使USDT有儲備與 Bitfitnex 孿生高層等爭議).

中心化的美元穩定幣(USDT USDC)雖然好用,但是與加密貨幣中密碼龐克的精神背道而馳,單點故障和政府監管的風險隨時都存在.而無儲備的去中心化美元基本上都無法成為穩定幣,最終成為DeFi 代表穩定幣的就是MakerDao 的Dai (我仍舊記得自己在2019.11 月用BAT 印Dai 的感動).以各種穩定幣作為支點,DeFi 疊疊樂(Money Lego)就在2020年3月的至暗時刻後陡然爆發.Compund 發起流動性挖礦在我心中是永恆之前的模糊記憶,不過現實世界也就兩年不到而已.流動性挖礦挖提賣也已經從DeFi1.0 變成更細緻獲致流動性的DeFi2.0,時光真是飛逝.

我同意在DeFi 崛起後,最有用的比特幣就是在ETH上的WBTC,比特幣開始變成純粹的價值儲存,比特幣網路與閃電網路仍舊在等待起飛的那一天,不過機構和高資產個人仍舊可以把BTC 價格送到月球.

末章:天秤幣(與CBDC)

穩定幣與隨後的流動性挖礦狂潮雖然創造了DeFi 盛夏2020,但是整個加密貨幣對於人類文明仍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僅僅從邊緣可能消逝的技術、變成吸引早期用戶),產業需要更有效的辦法吸引大量新用戶.其中2019-2020 臉書的Libra/Diem 就激起了巨大討論,臉書希望用聯盟鏈的方法避免被稱為中心化實體、然後把穩定幣鑲嵌到自家的通訊軟體帝國(Facebook,IG, Whatsapp),同時嚇壞了加密貨幣產業和主流政府.加密貨幣領域的人或許對於矽谷巨頭擁有本能上的反感,特別是以聯盟形式建立的穩定幣很難說是去中心化,即使這樣的穩定幣有教育社會大眾接觸加密貨幣的功能,WEB2企業的獲勝仍舊會讓延遲WEB3的落地(甚至讓WEB3永遠不落地,畢竟多數人也不介意去中心化);政府則是驚駭這種超大型企業發行貨幣的行為,基本上臉書如果成功發行貨幣成功,成功擁有個人資訊和個人金流的祖柏克就有機會成為數位空間的獨裁君主.政府除了溫和監管到強力反對Libra/Diem 計劃外,也開始紛紛研究自家的CBDC:美國看來則是能夠維持小政府和更加自由主義的風格,讓各家私人發行的美元穩定幣成為準國幣;而中國則是已經迫不及待關起門來讓數位人民地落地.

本書的結尾是Vitalik 開始倡導「激進市場」,加密貨幣世界主流政治取向或許會從早期的自由意志主義(加密無政府)、轉向成激進市場這種需要主動治理的意識形態,這個結尾是想要告訴讀者,加密貨幣世界看似是嘈雜的投資投機者與冷靜客觀的密碼學數學所構成,不過程式碼畢竟不是物理定律,是否需要治理、如何治理這些政治問題絕對會持續是加密貨幣領域的和核心議題.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