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紀事】指導教授獲得終身職~12/16

我在上篇記事寫得看起來充滿實驗順利的光明面,不過其實從九月到十一月我一直處於震驚的深層忐忑之中,直到最近我老闆拿到Dzmitry拿到NUS的終身職之後心裡才能完全舒坦,就讓我把這個可能發生的巨變記錄下來,或許平行宇宙中那正是難以避免的動盪命運.希望大家會覺得我的記事覺得有趣,歡迎分享、轉發、留言、拍手讚賞(甚至捐款):)

老闆終身職風波

Dzmitry lab (我們實驗室)是CQT 人數極少但是產出極高的組(每年平均是1篇PRL),不過我過去兩年一直知道老闆申請終身職(tenure)並不順利,即使在新加坡國立大學(NUS)任教已經超過8年卻因為教學因素被兩次駁回終身職申請.彷彿學校認為傑出研究成果仍舊難抵學生低分評價(顆顆,我總是是替老闆覺得不值、不過也覺得他獲得終身職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結果今年9月11日(2020/09/11 週五)下午的悠閒時刻,實驗組的四個人在實驗室中邊聊天邊收量子機器學習的數據,老闆Dzmitry突然開啟話題問我們「韓國如何?」;我就瞎扯回應「南韓還是北韓?」XD,結果老闆突然開講讓我san值大降的對話.簡單來說「他和南韓某新成立的量子計算機構談了一兩年的時間,對方最後答應了所有開出來的條件:終身職、兩倍薪水、更多研究經費、整棟大樓最大的實驗室和機構的命名權等等」,客觀來說這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deal,而最終版本合約已經送到他的信箱,他會做最後努力用這個competing offer 和NUS談判,不過如果失敗的話明年年中就會整個實驗所有的人和儀器全部到首爾郊外.我當下的反應是直接臉色發白嚇死…然後說要提早下班回家休息…

PS:在09/11當天Dzmitry也分享了自己當初在博士後時期被通知實驗室搬家的故事:當初Chris 是在搬家前兩個月才通知將由密西根大學搬到馬里蘭大學,他很不喜歡這種猝不及防的通知,不過還是不知道該怎樣開啟話題更好…

我永遠難以忘記2020/09/11對我的衝擊…

許多人都會說研究生是充滿苦難和酸澀的長征,我一直沒有感受到太多相關的負面狀態,不過很有可能這種順遂還是難以避免某種形式之「顛簸守恆定律」,將近三年的光陰後我迎來的不是逐漸上升的顛簸、也不是指數上升的顛簸、而是某種Dirac-delta function般的顛簸(某個時間點上有無限大的顛簸).當時我只有跟去韓國重建整個實驗室和遠端指導理論模擬、甚至提早畢業這些選項(我不考慮換指導教授:即使合約是和CQT簽定,我不認為整個單位有人比Dzmitry 更好),實在是惶恐不安的時刻.

在接下來整整兩個月、直到11月中,老闆對於這件事情就當作沒提過一樣,日常仍舊在點滴的光陰中流逝,突然某天CQT執行長(系主任)寄信給整個單位恭賀Dzmitry 獲得終身職,這個警報才終於解除,所有的擔憂與巨變也才成為往事雲煙…看來NUS絕對不是沒錢或是不肯定Dzmitry 的研究成果,可能就是想凹年輕教授教課罷了.

這老闆計畫兩年、影響我兩個月的事件其實早有端倪,因為我們實驗室從19/20年兩整年都有兩個以上的博士後但是只有我這個博士生,完全沒有新血加入缺乏人力一直是實驗室成員心中的疑惑,看來老闆為了避免新PhD可能會遇到的變動,希望現在塵埃落定後2021年能夠有新人加入了:)

量子體積(Quantum Volumn)

這段時間透過參加IOP2020的線上會議,終於算是理解IBM提出的量子體積到底是什麼東西、想做什麼? 基本上他想用一個數字統整:量子位元的數目、邏輯閘品質、Cohrence time 長度、系統的連結度等等,所以結果是要要求N 量子位元的量子電腦跑N 個量子邏輯閘、測試的量子演算法則是非常吃重連結度和需要大量entanglement.結果IBM定義完量子體積後自認為掌握了Goolge 量子霸權後的下一個媒體話術「將會指數成長的量子體積」,然後就被IONQ離子井量子電腦碾壓到看不見車尾燈LOL 我覺得IBMQ高層應該很想砍掉這種提出被敵人反殺定義的科學家(笑死

Q2B 線上會議截圖,IONQ CEO的演講

實驗室進展

目前QML(量子機器學習)實驗的數據和補充資料已經全部收集完畢,整個實驗室正處在停機狀態、所有人都在努力寫論文.我基本上都是在寫Method ,因為實驗細節和補充資料就是人生數十個小時的光陰、絕對是記憶深刻且描述準確.目前已經開過4次論文會議、開會時間超過15小時,希望今年結束前這邊文章可以上Arxiv(我真心覺得大家都喜歡想點子、做實驗,沒人喜歡寫作論文顆顆)

其實十月底到十一月底的實驗時間其實還是有些驚險,因為高功率雷射的表現逐漸衰退,我原本以為沒有辦法收集補充資料就得停機維修,還好最後多撐了一兩週才得停機不可,之後就等待論文搞定後會把備用雷射拿出來替換,然後花上兩周一個月之類的時間讓整個系統光路恢復正常.當然在寫論文之前,我們已經先認真的把高功率雷射的參考點都設定好,這樣在長時間的停機和替換雷射之後可以省去我們很多心力.另一方面,十二月初老闆拿到終身職之後,就更加卯起來寫實驗自動化的函數接口,這個架構搞定之後就由我開始填充自動化的控制細節:我們就等於有了AGS(Automatic Graduate Student )XD

在這段時間也成功證明我們的現行實驗方法雖然不完美但是方向正確:也就是我們的SWAP test 所依賴的簡化版C-SWAP其實可以被轉化成完全版C-SWAP,心中的大石頭又放下一個:)雖然我覺得實驗論文根本不會介意也不會寫到相關內容,不過有朝一日可以進我的博士論文!同時我也才理解完整版的SWAP test和我們現在這種簡化版的SWAP test 之實驗參數有幽微差別,我直到做完實驗後回去看懂博士後的模擬才發現這個細節.

每年都要幫實驗室設計新BOX 實在是非常有趣,實驗物理學家的訓練就是各種支線任務LOL

生活故事

不論是「NUS 台灣人社群」還是「台灣人在新加坡」社群都開始逐步復蘇舉辦活動(當然是在遵守法規的受限情況下lol).前者的火鍋聚餐、桌遊之夜至今仍舊讓我印象深刻,我真的是非常適合當「山中小屋」的GM,超級能夠抓節奏和氣氛,總是能讓大家玩的投入盡興;後者則總是有排球聚會,一起打球運動讓身體舒暢實在是非常不錯的週末行程,然後在聚餐聊天(讓我聽到了很多蝦皮和字節跳動的故事XD

當然在換了新手機之後也就得四處走走拍照,測試一下Iphone12 的相機鏡頭是不是真的大有升級:這段時間我有拜訪名為「國家級溫泉公園」其實是「社區級熱水洗腳坑」的三巴旺溫泉區,溫泉本身真的慘不忍睹沒什麼好拍的(然後有很多瘋狂居民直接用桶子幾十升、幾十升的把溫全水載回家,或是直接煮100顆溫泉蛋之類的…),連溝渠景色都比較美麗.

我認真的說,這樣的溝渠都比溫泉本身有拍攝價值

幣圈故事

首先是十月我寫了篇關於隱私專案「Incognito」的文章(同時刊載在動趨動區)實在是很有成就感,因為成功推廣了我認為終究會成功的偉大隱私專案(還在強褓階段),中文圈真的沒什麼相關資料;其次是我與Crypto com的三個月合作計畫暫時告一段落,明明是9/10/11三個月的合作卻讓我覺得彷彿已經是三年前的遙遠開始,果然是幣圈一天人間一年,我終於某個意義上算是幣圈的相關產業人員,實在是有趣的人生體驗,不論今年下半年CRO有多顛簸,希望他明年能夠順利發卡、幣價昂揚.

同時也非常感謝區塊是的許明恩邀請我上Podcast 談「量子計算與區塊鏈」,這可以說是我非常想說的題目,也是自己當初進入幣圈的緣故之一XD 就能明年年初出刊之後與大家分享了.

我現在看到「里喝茶」都覺得像是Brave 瀏覽器顆顆,中毒過深
%d bloggers like this: